What can I do

你想怎样就怎样,你说不重要了就不重要了,好像我什么都没努力似的,又好像我做什么都没有意义。我能怎么样?